编者按:想体验无人驾驶汽车不是谁都有机会,本文作者Ashlee Vance见证并亲身体验了George Hot制造的无人驾驶汽车,体验如何,一睹为快吧! 2007年8月21日,17岁的George Hotz 成为世界上首个完全解锁iPhone 手机的人,使手机不再局限于AT&T网络,同时可以支持其他GSM网络。2010年1月,他正式宣布破解了索尼PS3的核心防御系统,这在世界上也是首例。如今他选择了无人驾驶汽车,这可能是他最大胆的一次“攻击”了。 感恩节前几天,George Hotz邀请我去他家看他的新项目。他说他在一个月之内造了一辆无人驾驶汽车。起初我以为不可能,当我那天早上到他家时,他的车库里有一辆白色的2016款讴歌ILX,车顶上安装着雷达激光系统,后视镜旁边有一个摄像头,储物箱的位置上放了一块木板,上面有很多电子设备,换挡杆的位置是一个控制杆,仪表盘中间有一块21.5英寸的屏幕。Hotz告诉我说:“特斯拉的屏幕只有17英寸。” 他这个项目一直都是保密的,想到时候炫耀一下。我们围绕这辆车看它用到的科技。Hotz打开汽车的电脑,这台电脑安装的是Linux操作系统,电脑上出现了很多字符串数字。当他转动方向盘或者打开闪光灯时,这些数字会不断变化,这说明他连接到了讴歌的内部控制系统。 我们观察了大约20分钟,Hotz察觉到了我的疑惑,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证明,他发动引擎说:“上车!” 在倒车出库之前,他扔给我一个无线键盘,说:“拿着,但是不要碰任何按钮,否者我们就死定了。” 和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类似,Hotz说他的无人驾驶汽车是为高速公路设计的,而不是针对混乱的城市道路设计的。他开车经过了旧金山的特雷罗山附近,然后开到了280洲际公路上。 Hotz 现在还握着方向盘,讴歌的仪表屏幕上显示了激光雷达对我们周围事物画的像素图像,包括高速路屏障和其他车辆。蓝色线表示车辆的路线,绿色线表示自动驾驶软件推荐的路线。这两条线匹配的特别好,这说明这项技术成功了。走了一段路程之后,Hotz放开了方向盘,按下了控制杆,将汽车设置为自动驾驶模式。他切换模式的时候,汽车前面是个S弯,汽车运行速度为65 m/h。我默默祷告,Hotz在喊:“你可以的,你可以成功的。” 汽车基本上算成功了。在第一个弯时,它很正常,但是在第二个弯结束的时候,讴歌突然转向右侧的一辆SUV,我觉得我快要死掉了。但是汽车自己调整了过来。我问Hotz第一次看到汽车运行成功是什么感觉? 他说在:“伙计,今天早上是第一次测试。” Hotz说:“人工智能软件和消费级相机已经足够强大,有想法的人可以在任何汽车上创造出成本较低的无人驾驶汽车。”他正在研发的科技是对Google、Uber、Apple 和其他主要制造商设计的昂贵的系统的终结。用不多久,他认为自己可以挑战Mobileye公司了,Mobileye为特斯拉、宝马、福特、通用等其他公司提供驾驶辅助技术。谈及Mobileye,Hotz说:“这家公司已经落后于时代了,他们还没有跟上来。” Mobileye的发言人Yonah Lloyd否认说公司的技术已经落伍了。“我们的代码基于最新的AI技术,传感和控制都使用端对端深层网络算法。”上个季度,Mobileye称收入为71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04% 。特斯拉在推广Mobileye的科技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Hotz打算使用现成的电子产品充分发挥Mobileye的技术。他正在发明一款工具箱,包括6个摄像机,将其放在汽车周围,其中两个摄像机放在后视镜里面,一个放在后面,两个放在侧面覆盖盲点,一个金鱼摄像放在顶部。然后使用神经网络(一种自主学习的人工智能的机制,抓取司机的数据并学会他们的选择方式)训练摄像机的控制软件,其目的是向汽车制造商或消费者销售摄像机和软件包。Hotz说现在已经有10个朋友想购买了。 该产品的发布日期还没有确定。Hotz说他几个月之后会在YouTube上发布一个视频,视频中在拉斯维加斯的405洲际公路上,他的讴歌会打败特斯拉Model S。他这样做是为了证明两点:第一,他希望证明他的技术是成功的,并且准备对外发售了。第二,他与特斯拉CEO Elon Musk 打的赌,他赢了。 在我们首次试驾之前,Hotz花了大量的时间装配汽车的传感器、计算设备和电子设备。所有这些系统安装好之后,他开着汽车跑了两个半小时,让电脑观察他是如何开车的。回到车库以后,他下载数据,运行算法分析他在不同的情况下是如何处理的。汽车学习到他喜欢在两条车道之间行驶,并且与前面的车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一旦分析完毕,软件就可以预测汽车的安全路径了。 两个周之后,我们进行了第二次驾驶。他曾经开车出去实验了几个小时,第二次和第一次的变化非常让人震惊。现在它可以自己驾驶很长时间,并且车身都在车道内。仪表屏幕上的蓝色线和绿色线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完美重合。Hotz 并没有将这些行为程序化,他没法完全解释所有的原因,汽车慢慢自己就会做决定了。 12月初,Hotz带我第三次开车上路。这时候,他不仅将方向盘自动化了。同时还将油门和刹车自动化了。引人注意的是,汽车现在可以在很长距离内都完美地行驶在车道中间。如果我们前面的车辆放慢速度,讴歌也会放慢速度,我自己开了一会,感觉非常激动——并不是因为路上车很多,而是因为讴歌可以处理地很好。 Hotz 的方法不仅降低了现有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费用。他说他有了一项新发现,可以改善AI软件解释来自摄像机的数据的方式。Hotz 说:“我们弄明白了使用深度学习的方式解决驾驶问题的方法。” 一般的无人驾驶汽车有成千上万行代码,Hotz的软件只有2000行代码。 他想讨论的主要进步是在自动驾驶技术基础上使用深度学习技术。他说平时的做法一般是使用手动编写代码规则来处理特殊情况。有很多让汽车跟着前面的汽车走,也有很多代码可以处理路上突然跳出一只鹿的特殊情况。Hotz的汽车没有设定这样的规则。汽车可以学习到驾驶者在很多种情况下的处理方法,然后尝试进行模仿,然后使自己的行为完美。如果它的讴歌旁边有一辆自行车,它会为自行车留一定的空间,因为Hotz之前这样做过。它的系统比一系列的代码规则更加智能。教会计算机像人类一样会更好,让它不断地处理各种视觉线索,并用于实践中处理始料未及的事情,而不是只教它呆板地按照规则处理情况。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Hotz成为了一名Uber司机,这样他就可以对这辆车进行长距离的测试。他想在5个月之内,拥有一款世界级的无人驾驶汽车,这样他就可以向Musk炫耀了。他听说特斯拉在穿越金门大桥时出现了困难,因为金门大桥的车道标志线不太清晰。于是Hotz准备给讴歌拍个穿越金门大桥的视频,证明他的讴歌比特斯拉好,然后在Musk居住的旧金山I-405进行最终测试。Hotz的YouTube视频有百万以上的粉丝,他特别希望Musk可以收到这个讯息。“我是Elon Musk的粉丝,但是我希望他不要食言,他会出双倍的价格购买这项技术。” 我们很难说Hotz的软件和自我学习技术最终有多么高效。他自筹资金的实验可能最终让他回到谷歌上班。他说“是的,我们当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这是一次大型的冒险,我只能说‘等着瞧!’” Hotz认为我们现在正处在另一次工业革命的边缘,他之所以启动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主要是因为它将此作为革命的第一步。交通行业是AI能够产生重大影响的一个领域。他希望这项技术能够最终走向零售,创建一个提供完美自动化的系统。他渴望让AI替代很多工作岗位。他说:“科技并不是非黑即白,核电站就是正面的影响,而核弹就是负面的影响。科技是好是坏还要看我们使用的方式。AI曾经可能将我们置于死地,但是我们知道如果不正视科技,我们就会失败。” 所有这些讨论都代表Hotz黑客精神的发展。他曾经破解Apple 和索尼公司的产品,因为他享受解决难题的感觉,同时他也有一种让挣数十亿美元的大公司蒙羞的念头。但是通过无人驾驶汽车、零售软件和改变整个经济结构来看,Hotz想成为世界一流产品的缔造者,制造出可以真正改变人们生活的产品。他说:“我并不关心金钱,我想拥有权利,不是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权利,而是凌驾于自然和科技命运之上的权利。我只想知道事物的运作规律。”   ——————————————————— 【招聘】36 氪招聘全职编译编辑,工作内容涉及翻译国外互联网科技、创投类文章;对国外科技动态进行原创报道;管理兼职译者团队。要求中英文功底扎实,对科技行业有了解、有热情,具有一定翻译基础和经验,工作责任心强,沟通协调能力强。简历及网络科技类翻译作品请发送至 lixue@36kr.com